中国节能在线首页

中国节能在线

环境保护

沙漠化治理政策实施中的监督博弈分析

2015-08-24 15:24:58来源:论文网浏览:评论:0

  随着在国家层面上确立并实施了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退耕还林、禁牧等生态治理政策的落实,我国土地沙漠化快速蔓延的趋势在整体上得到遏制。但是这些政策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由于各方利益主体作为经济行为理性人的选择性实施,其执行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仍然值得研究。

  关于沙漠化的治理情况,目前也涌现了大量有关这方面的研究,但是这些文章研究的视角多半是地理学或社会学。例如董雯(2006)等就认为造成目前类似沙漠景观的最主要原因是该区砂岩风化产生的大量沙物质条件,其实是较强的风动力条件。从这种地理学的角度大多认为降水等气候因素是沙漠化的主要原因,如尹立河(2008)等从分析红碱淖面积的变化特征和影响因素入手、杨林海(2008)等从对历史时期毛乌素地区气候变化、人类活动和沙漠化过程的综合分析入手,还有李保生[(1998)等、罗玉昌等(2007)、杨永梅(2007)等及王涛(2003)对中国沙漠和沙漠化的研究,最后的结论也都是大同小异。也有用定量的分析方法进行研究,但其最终建立的估测模型得到的还是诸如影响植被盖度和生物量的主要指标,仍然逃不出地理学的范畴。

  二、模型建立

  (一)模型建立的博弈论基础

  本文主要以博弈论的分析方法为起点,以混合战略纳什均衡下的监督博弈模型为基础来对生态治理政策的实施情况进行分析。

  1950年,纳什(Nash)发表了题为《n人博弈中的均衡点》在博弈论中具有奠基性的论文,此文中的“均衡点”概念即被后人规范定义为现在的“纳什均衡”。纳什均衡是完全信息静态博弈的解的一般概念[9],设想博弈理论对一个有n个参与者的博弈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选定一个战略,预测的博弈结果用战略组合表示为是理论上导出的参与者的战略。首先,理论上确定的每个参与者要选择的战略必须是针对其他参与是选择战略的最优反应。其次,遵循理论结果产生的效用不会小于偏离理论结果时的效用,也就是没有参与者愿意单独偏离理论给他选定的战略,这种理论导出的结果是一种“战略相对稳定”状态。我们就把这种状态称为一个纳什均衡。

  而本文要应用的就是基于纳什均衡的混合战略均衡,在这种博弈下,没有纳什均衡,参与者只能以一定的可能性去选择自己的战略,这将在以下的模型建立中进一步交待。

  (二)模型建立

  博弈论是研究多人谋略和决策问题的理论。此例中,我们研究护林员和农户间的监督与被监督问题,作为两个参与主体,其最为关注的就是博弈结果了,它会随着主体间战略的不同而不同,通常用收益来描述博弈结果。现在我们用图1所示的双变量矩阵的形式来描述护林员作为监督者与农户作为被监督者间的博弈。

  其中,A表示护林员的固定工资;F表示倘若农户违规(比如偷牧)被查到的罚款,假定归护林员所有;C表示护林员去检查的成本;L表示倘若农户执行政策而需要额外负担的成本;B表示农户执行政策时得到的政府补助。在此博弈中,护林员有两种战略可选择:检查与不检查;农户也有两种战略可供选择:违规和遵守。图1中矩阵每个单元括号中的一组代数式分别表示一组特定的战略组合下护林员和农户的收益。其中第一个代数式表示护林员的收益,第二个代数式表示农户的收益。

  细观此博弈,作为参与者的护林员和农户在自己的战略空间中均找不出自己最优的反应战略来组成纳什均衡和战略组合。这是因为一旦每个参与者都竭力去猜测其他参与者的战略选择,而不能通过收益函数做出最优反应,那么在这个博弈中最优行为是不确定的,就不存在纳什均衡。参与者为了不把自己选择的战略意图暴露给对方,一个办法就是从自己的战略空间中随机地选择一个战略。在此例中,护林员就会以一定的可能性选择检查不检查,农户也会以一定的可能性去选择违规与遵守,这种可能性即为一定的概率。

  在此例中,我们把护林员作为参与者1,农户作为参与者2。则战略分别表示“检查”、“不检查”、“违规”和“遵守”。假设护林员以概率P选择“检查”,以概率1-P选择“不检查”;农户以概率q选择“违规”,以概率1-q选择“遵守”。那么就有如图2和图3所示的战略选择分布律

  这时概率分布分别即为参与者1(护林员)和参与者2(牧民)的混合战略。结合如图1所示的护林员与牧民之间的监督博弈的双变量矩阵,护林员的期望收益函数为:

  同时,可以得出农户的期望收益函数为:

  在两人的博弈下,最后的混合战略均衡就是两个参与者的最优混合战略的组合。也就是说,这个最优要求两个参与者的期望收益函数要分别同时达到最优。即为求解的解。对此两式分别对p和对q求偏导,其最优化一阶微分条件为由此得到此监督博弈的混合战略纳什均衡。

  三、数据取得

  调查地点选自鄂尔多斯市西南部的乌审旗,首先是进行政府机关调查。其次是进行农户的抽样调查。由于当地的地域等条件的限制,大多数农户住的都比较分散,因此我们调查抽样时也是选取了比较典型的几个乡(镇)下的村(嘎查)进行抽查。

  四、结果分析

  (一)退耕还林

  据我们实地调查来看,当地是从2000到2001年开始实行退耕还林政策的。农民把自己的地退耕之后,不再种植农作物,而是还林。后来发现,农户退耕的地大部分在以前都没有种植过农作物,就是说农户是在听说要有这个政策前,临时去开垦的荒地,然后把他作为耕地去换取政策的补助,而正常情况下一公顷耕地每年会有15000元的收入。

  (二)禁牧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4到6月份是一定要放牧的。但是白天放牧可能被抓,大多数牧民是在晚上偷偷地放,也有些胆大者会在白天偷着放。所有这些均为偷牧,当然也有草原站委派的当地护林员去监管禁牧这一政策的执行。既然有偷牧,又有检查,肯定有被逮到者。据我们去调查的农区的森林派出所的数据:从2001到2002年开始实施禁牧政策以来,第一年全镇大概能抓到4000多只羊,外加20万到30万的罚款,现在因为偷牧者有所收敛,罚款在8到10万,逮的羊在100头左右。倘若被抓,或者当场把羊抓去一到几只,或者罚款。为便于计算,可把罚款限定为一只羊的价钱,大概500元。

  (三)调查数据验证

  对照第二部分中监督博弈的混合战略纳什均衡,对农户来说,他会以的概率去选择“违规(偷牧或不执行退耕还林)”;对护林员来说,他会以的概率选择“检查”。在这里,罚款额度F、检查成本C、政府补助B及农户执行政策后的额外负担L共同决定着农户执行政策与否和护林员的检查与否,现实中也确实主要是由这三个因素在主导着。在F不变的条件下,护林员检查成本很大的话,这个信息同样会传到农户的决策中。大的检查成本会使牧民有恃无恐,因为不会太担心护林员来检查,有种天高皇帝远的感觉。还有,若额外负担L太大的话,农户会迫不得已要去违规,护林员在得知这种情况时同样会加大检查力度。理论上来看,如果农户违规的可能性小于的话,那么护林员是不需要检查的,但是现实中护林员是一定要检查的,那么就需要更合理的解释。

  根据调查中获取的数据,代入到(5)式中,退耕还林的结果是

  从这个结果可以看出,对退耕还林政策而言,护林员会以70%的可能性去检查政策实施情况,农户会以67%的可能性去认真执行政策;对禁牧政策,护林员会以96%的可能性去检查,然而农户会以极大的可能性(80%)选择去偷牧。这个计算结果跟调查取得的结果基本上是一致的。

  五、结论与讨论

  1.政策的实施需要农户观念上的认可。农户对某个政策响应与否,关键不是看这个政策实施时的行政权力有多大,而要看农户能否接受,如果沙漠化真能得到好转,植被的恢复,最后的直接受益者仍然是当地的农户,这首先让农户自己从心里有这个认识。这样再实施禁牧等政策就好办些了,毕竟生态的治理最后还得靠政府去从宏观上操控的。

  2.处罚措施有待加强。在政策实施过程中发现农户违规后的罚款力度也不够大,这样就给农户留下了回旋的余地。就拿禁牧来看,反正即使偷牧被逮到了农户也不会损失多少,那最后的结果总是偷牧的要占大多数,尤其是那些住的比较偏的牧民,肯定比那些住在公路沿线的牧民偷牧要频繁的多。因此,在一定限度内提高罚款额度也是很有必要的。

  3.产权界定的重要性。本文中提到的两种政策的实施,同样的被监管,但是结果却不尽相同,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农户退耕还林后的那片林地是归自己所有的,将来那里所有的收益都是如此,只是在最开始时的几年是不能砍伐的,但是农户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其未来的收益所在。而禁牧后,自己的那片草地长的草依然只能是放牧,没有什么额外的收益可言。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个草地虽然可以划成块儿归不同农户所有,但是这个边界还是比较难了界定的,不让在自己地里放牧,有好多农户都会在别家的地里放牧,其结果可想而知。

  4.本文不足之处。本文虽然从博弈论的角度对监督者与牧民间的博弈进行了深层次的探讨,但是用此种方法说明问题的合理性依然有待商榷。另外,最主要的问题是在调查中的取样问题,虽然也获取了一定的数据,但是由于当地地域的特殊性,不可能照顾到各种情况,单这也是本文模型的局限性所在。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沙漠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