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节能在线首页

中国节能在线

环境保护

能源与环境“相爱相杀” 三聚环保有话要讲

2017-06-19 13:14:41来源:野马财经浏览:评论:0

  长期以来,“能源”与“环境”都是困扰人类的两大世界级难题。一方面,不断增长的经济以及人们日益提升的物质需求,使得能源的消耗突飞猛进;另一方面,能源的消耗导致环境污染不断加剧,我们正在遭受大气、水体、土壤的“立体式”污染。

  例如不久前,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实质也是这两个现象的对立冲突。

  更加重要的是,即使能够解决经济与环境的“零和”难题,在主要依靠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能源的今天,能源枯竭同样是悬在人类头顶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间。

  面对上述棘手问题,在近日举办的“第六届亚洲炼油和石化科技大会”上,来自官方、学术、企业的专家学者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三聚环保副总裁付兴国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节流、开源”。

  能源VS环境

  一个横亘百年的世纪难题

  能源与环境之前的“相爱相杀”,至少可以追溯到两百余年前。

 \

  上图为人类能源消耗简要趋势图

  18世纪60年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人类的经济生活得到飞速发展的同时,能源的消耗也出现爆炸性增长,而由此带来的最直观问题即环境污染。

  这两百年来,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一直是人类使用的最主要能源。它们在燃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及多种有机污染物。且这些污染物,有些会进一步形成酸性降水,破坏水体、建筑、皮肤;有些会降低大气能见度,污染空气,甚至还会在阳光作用下出现光化学污染;甚至,就连二氧化碳都会加剧温室效应,同时会形成城市热岛,使得污染物不易飘散,进一步聚集,影响人类健康。

  相信对于这些污染,越来越多的朋友会有深刻的感触,例如“雾霾”,已经成为影响近半个中国,绝对不容忽视的重要环境问题。

  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已经十分严重,但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趋势并不容易得到遏制。

  一方面,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发达经济体的认定,截至2016年,全世界发达人口仅占总人口不足20%,生活水平改善、能源消耗依旧是“刚需”。更令人担心的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动作,将令环境保护的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另一方面,随着开采的加速,易加工、杂质少的煤炭、石油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今后的化学能源,要么污染会愈加严重,要么就需要投入更大的代价进行“脱硫”等前期净化工作。包括页岩油气、可燃冰等最新发现,想要实现大规模且廉价的开采,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

  实事求是地讲,人类面对的能源问题必然日趋严峻。不过,我们也并非只能坐以待毙,三聚环保副总裁付兴国,基于自己及企业的长期科研、实践经验,提出了两条解决之道--节流、开源。

  技术创新

  打破油、煤发展瓶颈

  所谓“节流”,即在传统的煤炭、石油上做文章。上文提及,随着原料品质的下降,化学能源的处理难度不断提升,处理成本也水涨船高。

  而这背后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技术。

 \

  上图为三聚环保副总裁付兴国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大东表示,近年来,原油出现了两大趋势。其一,含硫和高硫原油比例在增加;其二,含酸和高酸原油产量有所增长,无论从资源还是效益考虑,炼制劣质原油都是今后的必然选择。

  李大东同时指出,传统的炼油技术,已经不足以应对越来越复杂的原油状况。采用传统的渣油加氢、催化裂化或者延迟焦化工艺加工重油及渣油,不仅加工流程长、成本高,而且轻油收率低,资源浪费严重。

  在如此背景下,新一代重油加工技术“悬浮床加氢技术”被寄予了厚望。

  悬浮床加氢是世界上公认的最有希望应对全球原油劣质化趋势的技术路径之一,几乎所有的国内外一流石油机构都将其视为攻坚克难重点对象,但由于技术难点很多,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

  而在2016年4月,从一家名为三聚环保(300072.SZ)的中国公司传来消息:我国首套自主研发的超级悬浮床工业示范装置(MCT)自去年2月份开车以来,一直保持着安全平稳运行。

  而且,据三聚环保副总裁付兴国介绍,去年年底,世界上最重、最难处理的油品之一,克拉玛依高钙稠油也已经被成功处理;目前,正在准备开展地沟油等生物质资源利用的相关试验;未来,还将进行多种油品的共转化。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悬浮床加氢技术,三聚环保在煤炭清洁转化等其它技术也多有突破,为我国油、煤原料的处理难度、处理成本进一步降低带来了希望。并且,这些技术自然得到了专业机构的认可,公司被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给予了“2016年度中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技术创新示范企业”等诸多荣誉。

  产业创新

  推动传统能源产业重塑

  技术层面的突破为传统能源的高效利用带来了可能,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能否合理、有效地将其大规模推广复制。

  例如,相比于发展过国家,欧美在清洁能源技术上面有着诸多领先的技术,但却不会轻易共享。原因有两层。一是为了保证技术垄断,而第二点原因则颇有点意思,甚至有些无奈。

  先扯一个题外话,倘若现在有一道高数题目摆在你面前,就算将正确答案、解题过程告诉你,有多少人能看懂。

  同样的,即使将一些清洁能源技术全盘托出,又有多少企业有能力吃透,或者说有资金实力从图纸、实验室落实到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

  于是,从商业机密保护、先进技术落地等多个角度出发,三聚环保在掌握多个核心技术的同时,在传统焦化、合成氨、炼化基础上实践供给侧改革,以项目总包的方式实施产业升级转型。

  首先,即最基本的产品售卖;其次,以自由资金投资;再者,产业基金紧随成熟的产业技术和产业规划跟进支持布局。

  例如其与黑龙江七台河隆鹏焦化有限公司的合作。

  受到钢铁行业去产能和环保法规越来越严格的双重压力,这家企业严重亏顺,濒临破产。

  而三聚环保通过适用技术的输入,将隆鹏焦化有限公司由单纯依附于钢铁行业的企业,彻底转型为化工行业的提供清洁能源和短缺化工原料的企业,其产品也由销路不畅的冶金焦,变成了市场短缺的高附加值的高端石化产品和清洁焦炭。

  仔细分析,在这一过程中,三聚环保提供了资金、技术,通过产品升级,实现了对隆鹏焦化既有原料、市场、产业链资源的重新激活。从成本来看,如果想拿下一家经营状况良好的企业,必然要付出更高的代价;从风险观察,如果自己重新创立子公司,市场、客户都要从头来做,风险极大。而在恰当的时期介入隆鹏焦化此类公司,将自己的资金、技术优势与公司原有的市场优势相结合,无疑是一个高明的选择。

  思维创新

  打破再生能源“经济性”枷锁

  如果说,对传统能源的效率提升、综合利用是“节流”,那么,“开源”则要数对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了。

  可再生能源,包括风、水、地热以及生物质能源等,前几种想必无须赘述,大家都有了解,至于生物质能,最常见的比如秸秆、沼气。

  其实,生物质能的利用已经有很多相对成熟的技术,但一直难以得到大规模推广的原因,在于经济效益。

  例如,目前我国秸秆的年出产量接近10亿吨,1亿吨秸秆就相当于三峡电站的发电量,并且,已经建设完成了数十家生物质发电厂。

  然而,从成本、收益观察,无论是直接燃烧、液化成乙醇,还是压块固化后燃烧,都基本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这是由于秸秆热效率较低,即相同体积、重量燃烧后释放的热量远小于煤炭、石油,导致运输、加工等各个环节的成本都比较高,一直难以大规模推广。

  生物质能源经济性差,是一个世界性公认难题,不过,这一瓶颈并非无法突破,只需要换个思维。

  据付兴国介绍,三聚环保正在进行秸秆生物质炭基复合肥推广建设。其实,秸秆做肥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传统的还田方式,即将秸秆打碎后直接埋入土地,不仅难以降解,而且虫害较多。

  而同样是在2016年中,三聚环保成功推出秸秆生物质炭基复合肥,并且经过长时间的田间试验,该肥料显示出了良好的实际应用效果。

 \

  上图为秸秆综合利用示意图

  需要强调的是,秸秆复合肥的收益远高于直接做成燃料,这样一来,既可以调动公司的积极性,还能为农民创造更多收入,同时解决了秸秆焚烧等诸多问题,可谓一举多得。

  付兴国同时表示,三聚环保正在积极打造绿色农业产业链建设,在保证生物质原料供应的同时,通过综合开发,进一步把控成本,提高收益。

  其实,无论是传统能源还是生物质能源的开发利用,三聚环保所选择的,都是一条以技术创新为核心,以产业布局为基础,以综合利用为导向的产业整合路线,尽可能地达到“变废为宝”、“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样的思路,已然给三聚环保带来了可观的收益,更加重要的是,它给更多的公司提供了借鉴--“做大的同时,潜心做细”,只有这样,才能更久地立于行业领军地位。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三聚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