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节能在线首页

中国节能在线

资讯动态

当前位置:中国节能在线>资讯动态 > 国际 >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2017-06-02 18:43:22来源:新华社浏览:评论:0

  美国总统特朗普1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该协定是继《京都议定书》之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

  相关新闻:如果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世界和美国会怎样?

  尽管几乎整个世界都在劝,但以特朗普“人来疯”的风格,美国政府还是有可能以某种形式退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

  果真如此,将对世界和美国有什么影响? 答案是:对世界有害,对美国也不利。

  气候变化是“骗局”?

  全球气候变化后果人所共知,科学界主流认为,目前人类活动带来的大量碳排放对气候变化有影响,大多数人也接受这个结论。

  但也有人认为,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关系不大,所谓气候变化问题是个“骗局”。

  美国一些地区和行业,如中西部地区和煤炭行业,还认为减排的承诺和努力对美国经济有伤害。

  出于认识和经济考虑,美国国内保守派中颇有一些人反对在环保问题上作出承诺和努力。小布什时期就宣布不受《京都议定书》(1997年签订)的约束。不过,自由派的克林顿和奥巴马当政时,美国政府积极一些,但也有顾忌。

  具体到《巴黎协定》,2015年国际社会签订这个文件时,奥巴马主张这是一个“非限制性”协定,在国内不需要经过国会批准便可生效,以绕开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当时曾被一些保守派人士指责为“非法”“出卖美国利益”。

  特朗普则在竞选中就承诺,要退出《巴黎协定》,赢得一些保守派人士的赞赏。

  退出《巴黎协定》三种方式

  当然美国共和党人士,也有不少是支持《巴黎协定》的,就是特朗普身边团队,也分成两派。

  美国媒体报道, 特朗普团队中主张美国留在《巴黎协定》中的有:他的女儿、白宫顾问伊万卡,高级顾问、女婿库什纳,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等。

  而主张退出的有白宫高级顾问史蒂芬·班农、环境保护局局长斯科特·普鲁伊特、白宫法律顾问唐纳德·麦克加恩等。

  特朗普在国际社会压力和竞选诺言之间进行选择,肯定也要听这些内部人士的意见。

  如果决定退出,特朗普政府也有几种形式可以考虑:

  一,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这大概需要3年才能生效;

  二,美国政府宣布《巴黎协定》是需要参议院批准的法律条约,但参议院肯定不会投票通过;

  三,特朗普政府直接退出1992年通过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

  因为《巴黎协定》是在UNFCCC下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份文件,所以退出UNFCCC,也就退出了《巴黎协定》。

  损人不利己

  美国媒体分析认为,第三种退出方式比较极端,估计特朗普不会采取这种方法。

  不过即便是采用第一种或第二种方式,只要特朗普政府实质性退出《巴黎协定》,就会产生很严重后果。

  一方面,这将是对世界应对气候变化事业的一个打击。

  目前, 欧盟、中国、印度等均已表态,即便美国退出,他们仍将坚持遵守《巴黎协定》。

  但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也是第二大碳排放国。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那么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规则制定、资金安排等方面,都会产生很大影响。

  更不用说,美国的退出必将起到坏榜样的作用,导致有些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不自觉,不积极,甚至也退出《巴黎协定》。

  另一方面,退出《巴黎协定》,可能让特朗普赢得支持者的欢呼,但对美国实际上也很不利。

  首先,美国的信誉将受到打击。克林顿时期,美国曾加入《京都议定书》,小布什上台后,宣布不受约束,这让美国已经在世界环保圈内声名欠佳。后来奥巴马上台后,采取积极措施,在《巴黎协定》上签字,算是挽回一些声誉。

  随着气候变暖的形势越来越急迫,世界各国在环保问题上的共识,已非1997年签署《京都议定书》时可比。全世界只有叙利亚和尼加拉瓜两国没有在《巴黎协定》上签字。而且叙利亚是因为当时战火连天,没有参会;尼加拉瓜则是认为《巴黎协定》涵盖范围不够广才拒绝签字。

  因此CNN的一篇报道说,如果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那就是“和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过不去”。其信誉损失可想而知。

  其次,信誉损失之后,特朗普所宣称要进行的一些合作,比如经贸谈判、反恐斗争等,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再次,退出《巴黎协定》、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消极,对美国本身经济也未必有利。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上周播出一个节目,以挪威大力发展新能源、电动汽车的事例,与特朗普“挽救煤矿工人”、“挽救美国汽车制造”的口号相对照,借专家之口,指出解决问题的真正出路,在于发展清洁能源,创造新的岗位,而不是苦守旧的行业,更不是舍不得污染产业。

  当然,对于特朗普来说,他可能听不进这些“进步势力”的声音,他所迷恋的,是忠实支持者兴奋的呼喊。他大概以为,极端脱离整个世界,美国也能“再次伟大”。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巴黎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