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节能在线首页

中国节能在线

知识人才

【高端访谈】可再生能源如何拯救非洲?

2015-10-23 13:53:49来源: 南方能源观察浏览: 评论:0
  “非洲不是一个国家,非洲是许多个国家。正如老挝不能代表亚洲一样,刚果也不能代表非洲。”在不久前举行的非发行访华欢迎仪式上,非洲发展银行行长Donald Kaberuka在演讲中说到。

  在能源领域,非洲大陆亦存在巨大差异:北非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南非拥有非洲唯一的电力市场,南部撒哈拉地区严重依赖最原始的生物质能,而岛国对外的能源依赖导致价格居高不下。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缺电。

  非洲有20个通电率不到人口20%的国家。2013年,非洲大陆的家庭通电率为42%。一家新企业在非洲开展业务,其接入电源的平均时长为159天,这个数据已保持数年。

  在通讯等行业蓬勃兴起的非洲,能源建设仍然严重滞后。巨大的需求与市场潜力让世界各地的资金注入到非洲大陆:谷歌参与了肯尼亚的风电项目;奥巴马启动了“电力非洲计划”;世行集团提供种子资金支持北非的集中式太阳能发电厂、区域水电开发以及肯尼亚的地热电力勘探。这些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都由非洲发展银行协调和主导。

  非洲发展银行是非洲最大的区域性银行,也是除了世界银行以外拥有成员国数量最多(78个)的区域发展银行。在其发布的2014年度报告中,其最大的投资领域分别为交通和能源。而其中,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是其对外宣传与国家间合作的核心项目。

  正如长久以来人们辩论非洲丰富的矿产资源是宝藏还是诅咒一样,非发行走可再生能源投资路线中,也正在面对不少质疑:如何合理利用公共和私营部门涌入的巨大资金?如何从薪柴和生物质能阶段跨越到现代能源阶段?如何在严重缺电的情况下发展尚未成熟的可再生能源?

  7月底,就在离开中国的几个小时前,非发行行长Donald Kaberuka与能源、环境和气候变化部总监Alex Rugamba在北京接受本刊专访,回答了上述问题。

  1、能源投资:区域银行是“开门的人”

  笔者:不到一个月前,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现任行长Suma Chakrabarti访问了中国,也接受了本刊专访。不同的是,他只带了一位助手;而我注意到,非发行此次访华阵容包括了行长、能源部部长、财政部部长等十一人,这是不是说明您对这次访问更加重视?

  Donald Kaberuka:这是很重要的一次访问,首先是由于我们与中国日益密切的关系。此外我们带了多重任务:我们分别访问了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亚投行、金砖开发银行等等。

  此外,我在非洲发展银行这个位置上已经任职十年,这次访华,是一次告别,也是一次总结。

  笔者:您谈到的访问地点都是国家和区域性开发银行,包括亚投行和金砖开发银行,它们刚成立不久,都以中国为主导力量。我们知道,上一个区域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是1991年成立的。区域开发银行现在是不是进入了某种新阶段?

  Donald Kaberuka:几乎所有现存的区域性银行都是五十年前成立的,这期间世界格局变化非常大。可以说,最显著的变化是柏林墙的倒塌,因此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应运而生。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和以前不同,正如我之前演讲中提到,我们有巨大的基础建设资金缺口。

  笔者:关于资金缺口,非发行的报告提到非洲大陆需要至少每年600亿美元的能源投资,才能解决广泛存在的缺电问题。但是同样非发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尽管取得了巨大进步,但2013年的能源投资也仅仅为66亿美元。非发行将怎样解决这个巨大的断层?

  Donald Kaberuka:我的意思并不是我们需要每年600亿美元的资金。区域性银行无需投资所有项目,我们可以发现问题,研究问题,提供一部分资金,利用这部分资金作为杠杆吸引其他通道的资金——我们是开门的人(door openers)。

  笔者:您曾担任卢旺达的财政部长,对贷款等问题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们知道,区域性银行的利率不太一样,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谈到他们的贷款利率是3%左右,而我观察到美洲开发银行的贷款利率可高达8%左右,非洲开发银行是什么情况呢?

  Donald Kaberuka:我们的基础设施贷款有两个窗口。第一个窗口为中等收入国家设立,利率大约是3%;另一个为低收入国家设立,利率是前二十年1.5%,后二十年2.5%,总共期限是40年,以及十年的宽限期。我们可以提供这么低的贷款利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维持着非常好的信用评级(根据伦敦银行间综合评价系统),坏账率低于平均水平,我们发行的债券也非常吸引人。

  笔者:非发行是如何吸引投资尤其是能源领域投资的?您知道,不少人担心非洲动荡的政局会不利于能源政策的稳定实施。

  Alex Rugamba:我们有“软资金”(soft money),用来提高教育水平或者做好基建的前期准备,比如出资培养能源领域的人才,比如赞助地热能的前期勘探投入,这会催化后期私营开发项目的诞生。

  Donald Kaberuka:我们会确保投资者可以取得理想的收益。你知道,中国的制造成本正在提高,主要由于人力成本变得更加昂贵。刚刚我和清华大学的老师交流过,她说在中国,农村和城市的平均工资差正在缩小,数以万计的工作需要外包到海外。他们可以外包到柬埔寨、缅甸等国家,但是这些地方人口很少。

  因此,给这些企业留下的选择就只有印度以及非洲。我们已经看到不少中国制造业转移到了非洲。几天前在发布会上我也明确表示,非洲已经做好接手下一个制造业中心的准备。我们期待和中国一样,通过制造业的发展来刺激能源建设需求。

  2、可再生能源投资是银行“名片”

  笔者:非发行在见面会上提供了一份中文版的宣传册,我注意到它的封面是一个风电项目,能跟我说说非发行为什么会把一个风电项目放在最重要的宣传位置吗?

  Donald Kaberuka:可再生能源是我们的重点发展对象。非洲大陆有着极其丰富的太阳能、水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因此不需要依赖发展化石能源。过去科技成本很高,最近几年它的成本也降下来了,因此现在是建设清洁能源的非常好的时机。我们据此提出,非洲不需要以燃烧化石能源、污染环境的代价来实现工业化。

  Alex Rugamba:可再生能源投资是非发行非常重要的工作内容。我们的长期规划——十年计划(2013-2022)宗旨之一是绿色发展,力求逐渐加大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这个封面非常好地诠释了这个行动。我们也正在肯尼亚投资建设一个巨大的风电场:图尔卡纳湖风电项目,它是去年开始动工的,现在还在建设中。

  笔者:据我了解,图尔卡纳湖风电项目得到了来自世界范围的投资和关注,例如,谷歌曾在2013年注入了1200万美元的投资并承诺会扩大数额。非发行在它的启动过程扮演了什么角色?

  Alex Rugamba:这是一个巨大的风电项目,装机容量达300兆瓦时,也是目前非洲最大的风电场。非发行领导整个项目的规划。其中,我们的私营投资部门领导并协调项目向其他主体的贷款。谷歌的投资是在其他投资主体降低利息的时候购买其份额进入的,这部分投资并不属于非发行,但我们也协调了这部分资金。

  事实上,谷歌的投资在整个风电项目中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谷歌,所有人都关注谷歌,这对我们来说具有巨大的公关效应。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可再生能源 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