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节能在线首页

中国节能在线

知识人才

周大地:节能优先仍是“十三五”重要课题

2015-10-29 13:38:04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浏览: 评论:0

  经济发展新常态使得能源需求增长放缓,未来能源规划的发展重点亦发生改变。“十三五”是中国经济转型和改革的关键时期,而能源战略规划的制定则事关经济转型成败。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

  作为“十三五”规划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成员,周大地长期从事能源经济、能源政策和能源系统分析研究。在他看来,能源行业领域的改革一定要顺应高效绿色低碳的大势,规划制定也必须围绕这个目标进行,同时,根据每个阶段的不同情况而作出相应的改变。

  对能源行业作出结构性调整

  记者:能源革命第一条是能源消费革命,在你看来,未来五年能源消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周大地:“十三五”时期,能源供需形势和“十二五”比较起来有变化。制定“十二五”规划时,能源消费属于高增长状态,“十一五”时期年均能源消费增长超过8%,到“十二五”时增长更快。没想到这两年能源消费增长发生巨大变化,去年能源增长速度落到2.2%,今年也会有一个下降。因此,今年各方面对能源消费认识也有一个很大变化。

  我认为,整个“十三五”能源消费增速会巨幅下降,很难有一个大幅反弹。

  “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是一个要通过调结构才能稳增长的过程,需要创造很多新的需求,有新的经济驱动力,经济增速才能保持6%、7%的中高速。经济增长方式、增长内容还有变化,要解决质量性而不是产量性的扩张问题。所以,“十三五”能源消费增速还会有更大下降,甚至“十二五”期间曾经设想的一些需要增加的能源供应都可能对应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十三五”期间,可能工业能源的消费将会是低速增长。由于工业能源消费占总能源消费的3/4,至少70%左右,所以“十三五”期间,能源消费增速较低。但增速低不代表节能不重要。经过几年努力,特别在“十一五”“十二五”都提出节能降耗具体指标的情况下,中国单位GDP能耗还是远远高于工业发达国家,所以增长质量其中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能否用比较少的能源,生产更多的附加值,不单是技术的进步,更多的是经济结构的进步带来的单位产值能耗下降,在这方面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十三五”如何落实节能优先,仍然是很重要的课题。我认为“十三五”应该制定积极的、要经过努力才能达到的单位GDP能耗下降目标。通过这个目标,来推进我们工业产品本身能耗效率的提高。同时,在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进程中实现绿色低碳,使能源经济效率得到大幅提高。

  记者:能源供给革命提出要“建立多元供应体系”,在“十三五”期间,将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周大地:能源供给革命核心一条就是“从过多依靠化石能源到走多元化道路”,这在“十三五”期间能大有作为。但过去重点强调在增量方面进行调整,在新增部分多生产些非化石能源,少生产些煤炭,现在由于消费增速降下来后,“十三五”期间很可能煤炭要比过去设想的减得更快,而且也有这个条件。

  因为快速增长时期一年要多消费两三亿吨能源,其他能源供不上还得增加煤炭供应。现在增长速度下降,每年不需要增加这么多,可再生能源或者非化石能源甚至天然气发展可能超过增量需求,就可以替代现在用煤的部分,包括工业方面都可以逐渐用清洁高效的能源替代。电力在相对富裕的情况下,也作为合适的、合理的能源替代,比如电采暖。

  在这种情况下,能源结构调整可以成为能源供给革命的一个内容,“十三五”具备了加快能源调整的条件。

  能源企业如何解决良性循环问题

  记者:能源革命里面,最令人关注的就是能源体制革命了,体制革命的关键点是什么?

  周大地:在能源体制革命方面,其关键在于:第一,战略目标能不能实现;第二,经济效益能不能提高。

  因为现在能源行业面临的很大挑战就是乱投资造成资金浪费,所以能源行业尽管前一段时间供应能力很强,但一些企业又出现经营困难。煤炭行业整体亏损;电力行业虽然在煤价低的情况喘了口气,但投资负担很重,利润率较低;石油行业尽管没亏损,但比起高油价的时候,现在也很难过。因此,整个能源行业如何解决良性循环问题很重要。

  体制革命里,一是要解决能源结构优化,实现低碳发展,克服现在直接成本甚至价格扭曲、外部性没有内部化、调价机制僵硬、一些信号错综复杂,甚至和我们的目标不配套等问题。二是能源行业确实要讲经济效益和系统优化。

  因此,“十三五”期间,如何在系统优化以及系统成本最小化上下功夫,在价格、体制改革等方面还要围绕绿色低碳改革这个目标来实现,不是只要竞争,只要市场化就行。我们现在很多矛盾和问题就是市场信号本身存在问题,好多市场规则没有制定好,一放就乱。

  记者:但竞争和市场化有利于打破能源行业垄断。

  周大地:能源行业都是高风险高投入,不管是国家性的国家能源公司,还是超级巨头能源公司,在市场经济下都一样,技术门槛比较高,资金门槛也比较高,项目成本也比较高,小资本根本进不去。

  能源改革一定要实事求是,认真分析中国的实际情况,不能扣帽子。市场经济下一定要分析市场,看清市场主体是什么。在我看来,现在的问题是对国企捆绑太多,干预太多,不讲效益。

  实际上不是企业不够多,而是企业没放活。有些地方各级领导把国有企业当作政治工具,主要是让国企做贡献、上项目,而不管市场怎么变化。这种情况下不是没有竞争,而往往是产能过剩、恶性竞争。因此不能简单归结为垄断太强,市场竞争不够,认为放开市场就行。如果市场主体都不能按照经济规律办事,捆绑手脚,或者被一些非经济的决策所绑架,怎么要求他们能够搞好?

  为了保GDP盲目上项目,结构不合理,布局不合理,这些也不是企业能定的,政府自身也得改。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周大地 能源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