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上种草,让黑山染翠,为京郊数百废弃矿山“疗伤”_国内_资讯_中国节能在线
推广 热搜: 大气污染防治条例  环境污染  绿水青山  管理条例  河北  环境监测  中石油  石油气  电器  固定污染源 

石头上种草,让黑山染翠,为京郊数百废弃矿山“疗伤”

   日期:2019-11-15     来源:北京日报    浏览:6    评论:0    

  深秋,驱车出城百公里,便进入了房山深山区的百瑞谷。莽莽太行余脉,在这儿陡然褶了道深沟,登临高处,眼前是五彩斑斓,层林尽染。

  倒退十年,这片山地曾是寸草不生的废弃矿山,触目皆是煤山、石堆、灰坑。眼前的茂密林木,是在裸露山石上一寸又一寸艰难织就的。

  不惟房山,在门头沟、平谷、延庆、昌平等郊区,废弃矿山总共有800多个。它们曾为人们带来财富,也给大山留下深深伤疤,酿出落石、扬尘、泥石流等生态苦果。进入新世纪,本市陆续关停矿山,相继开展生态修复。

  为山,再造秀美山川。近年来,总共有285个废弃矿山项目开展了生态修复。治理之后,山体稳住了,植被恢复了,溪涧河流也变清澈了。村民们不再为随时可能滚落的山石而提心吊胆,京华大地的生态家底也更加厚实。

  经过矿山生态修复,丰台大灰厂、门头沟大台地区、房山史家营等矿区变得五彩斑斓。特约摄影 庞铮铮

  关停矿山补生态欠账

  全长130公里,108国道宛如缎带藏在秀丽山林之间。越往山里走,一幅青山绿水图便悠悠展开,摇下车窗,林木清香扑面而来。

  “以前进山,可不敢开窗。”老司机刘师傅说,过去20年,他每周至少进山一次,走的就是108国道。这条国道穿行的门头沟、房山,曾是本市最重要的煤炭和建材产地。

  在京郊,分布着煤、铁、石灰岩、白云岩以及各种有色金属等67个矿种,矿业开发亦有上千年历史。在门头沟龙泉务的辽代磁窑炉膛内,发现了大量灰渣和未燃尽的煤核。延庆大庄科的铁矿冶炼厂是辽代官方的兵工厂。平谷的大金山,金矿挖采史可追溯至唐代。故宫、颐和园、天坛、十三陵等皇家建筑,其所用的上好汉白玉均取自房山大石窝。

  新中国成立后,发展能源产业和重工业是当务之急。1952年,本市为加强采矿管理而专门设京西矿区,成为最早设立的远郊区县,门头沟、房山、良乡一带皆划入其中,可见当年“京城火盆”地位之高。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和人民的钱袋子都不富裕,因此,鼓励民间采矿曾经是一项国家政策,甚至一度提出“有水快流”的矿产开采思路。国家、集体、个人一起上,把埋在地下的宝贝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经济利益。

  就拿房山来说,在1999年以前,煤矿、建材等资源型产业曾经占全区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从事相关产业的农民多达10万人。

  千军万马,齐采快挖。大山被一锹一锨掘出了巷道,人们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那年头,真的是‘炮声一响,黄金万两’。”李玉泉曾在108国道旁拥有30亩煤厂,规模不大,每年10万吨的吞吐量,“挣个百十万没问题。”

  不可否认,矿产的开发利用曾为北京城市建设和山区经济发展做出过一定贡献。到上世纪80年代,全市矿山总数达到了2300多个,分布在多个山区县。

  然而,城市在度过快速发展期之后,开矿带来的生态苦果开始显露。在粉尘飘飞的矿区,路是黑的,树是灰的,水是脏的,就连在村里跑闹的孩子,脸上也总是黑乎乎的。“鸟飞过门头沟,都会被染黑。”一位门头沟籍作家这样写道。

  山,真的不能再挖了!

  2001年,中央财政设立矿山地质环境专项资金,对历史遗留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进行治理。2005年,本市开始实行城市功能分区,门头沟、怀柔、平谷、密云、延庆以及房山、昌平的部分山区被定位为“生态涵养区”,是京城的绿色屏障。当年的城市总规中还明确提出,应逐步减少固体矿产开采。

  炮声隆隆的山头,在世纪之初的那些年渐次安静下来。痛定思痛,壮士断腕,至今共有800多个矿山被关停。

  老矿区转型为生态区,首先要补上历史的生态欠账。于是,一场场为山疗伤的行动也自那时启动了。

  固定山体防治地质灾害

  连年开采,矿山已面目全非。

  2005年,房山河北镇的红坨山关矿。“开矿十年,山头被挖的只剩一半了。”村里的老人至今仍记得红坨山惨状:开挖的一侧山体足有十层楼高,几乎寸草不生。拂去表面的薄土,便可清晰看到页岩肌理。

  大山满目疮痍。但与之相比更可怕的是,废弃矿山潜藏着极大的地质灾害风险。

  挖矿改变了当地的地形地貌:地上,山体松动;地下,出现采空区。地形地貌的改变可能引发一连串灾害,比如崩塌、滑坡、塌方、泥石流等。

  这些隐患在煤炭矿山尤为严重,原因在于随意在山间堆放的煤矸石——一种采煤、洗煤时产生的废弃黑灰色岩石。

  房山国土分局实地踏勘曹家坊村时发现,数十年开采,导致上百万吨煤矸石堆积在半山腰。起风时,阵阵黑烟扬起,下雨时,道道黑水横流,随时可能出现的泥石流更是威胁着山脚下数百名村民的生命安全!

  关矿后,曹家坊在2011年启动泥石流沟治理,治理面积近2000亩。乱七八糟的山沟沟被梳理成了由急至缓的行洪河道,国土部门和史家营乡共同设置了9道拦挡坝、2道导流墙、15道截排水沟,60.5万立方米沟内固体物也被妥善固定。“哪怕真的出现泥石流,坝体也能挡住巨石和大部分煤矸石,冲到山下村边的洪水威力自然会小很多,对村民的威胁也随之减小了。”史家营乡相关负责人说。

  果然,在2012年的“7·21”特大暴雨中,曹家坊山下的几个村庄全部保住,没有人员伤亡。

  如果把固定山体、消除隐患比作矿山“急救”,那么接下来,便是更为艰难、更加重要的“根治”手段——生态修复。

  凡亲眼见过矿山的人,目睹着惨白崖壁、满地乱石,无不感叹修复之难。

  难在哪儿呢?矿山大多地处远郊,本就土地贫瘠,缺肥少水。“特别是搞石灰岩、白云岩等露天矿种的开采时,矿主需要做的头一件事儿,就是把山上的植被砍秃。”市规自委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处相关负责人说,年年月月如此,土壤越来越薄,甚至直接露出嶙峋怪石,植物很难落地生根。

  矿山复绿,再难也得干下去!因为山区是京城的天然生态屏障,它孕育着数百条溪流以及大小88座水库。只有绿染青山,植物根系方能如大手般牢牢抓住泥土,防止水土流失,保清水下山、净水进城。

  “当时,矿山的生态修复在北京是个新探索。但在矿产开发较早的发达国家、中国南方以及一些矿业大省,已经有可供借鉴的先行经验。”该负责人回忆说,当时,本市分几批选派专业人员,赴四川、贵州、云南等地取经,“和南方相比,北京的地势、气候都有差异,所以除了学习和借鉴,还得因地制宜开展创新。”

  学成归来,他们能否点石成绿呢?

  10余种修复技术点石成绿

  明晃晃的日头底下,陡直崖壁闪烁着裸石光泽。一道安全索从山尖上垂下,定睛细看,工人们正悬在半空喷播泥浆。这是今年7月,水峪嘴村一处裸露岩壁的修复现场。

  水峪嘴是妙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因扼守往来京畿之要道,有“京西古道第一村”之称。2006年,村里的石灰岩矿山关停,并陆续启动治理。

  “这处岩壁采用了挂网喷附的施工工艺。先用铁丝网覆盖岩石,再向岩石表面加压喷泥浆,等泥浆凝固后再加以固定。”门头沟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所用的泥浆可不普通,而是由园林绿化部门特别配置的。里头含有很多植物种子,像侧柏、胡枝子、荆条、紫花苜蓿等,还有有机肥料、种植土,团粒剂和保水剂。

  泥浆覆盖岩壁之后,再利用滴灌、喷灌设施进行浇水,让土中的绿植种子破土而出。两三个月之后,寸草不生的岩壁就会冒出绒绒绿草。

  房山黄院村,则在矿山修复中用上了一种新材料——椰丝网。

  为了一睹椰丝网的真容,记者驱车来到这个群山环抱之中的村子。从区级公路周张路拐进村庄,车子在一条宽仅3米的水泥路上穿行,两侧是裸露的深山崖壁,白花花的废弃矿山犹如巨大伤疤,在这秋冬之交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行至水泥路的尽头,忽然间柳暗花明:这里是水山峪沟,也是黄院村首个完成修复的矿山崖壁。清冷山风之中,小山坡上还是一片绿色,小花草随风摆动。

  只需走近山坡,就能发现山上覆盖着一张张柔软的铁丝网,空隙之中,毛茸茸的灌木探出头来。椰丝网不仅能够更好地固定草籽,还能自然降解。它的保水性极好,撒完草籽后,仅需一周时间草花就能长起来。目前,这处面积200亩的治理区,成活率已经超过了85%。

  石头上种草,不啻天方夜谭!然而在科研和技术人员的不断努力下,点石成绿真的成了现实。林林总总算下来,矿山的生态修复技术总共有十多种。

  “挂网喷附”让裸露的岩石上长出了绿草,“客土回填”把沙土泥浆贴在了岩壁上,“边坡修护”让碎石湮没的山坡重新长出了植物,“鱼鳞坑围堰”让树苗不惧暴雨,而边坡灌浆、斜面钻机等技术还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十多年来,一面面裸露崖壁上重新有了绿色,一座座受伤的矿山恢复了健康。

  今年春天,素有“鸟中大熊猫”之称的黑鹳飞临门头沟大台地区——这里曾是无烟煤的重要产地,如今披上了绿装。极度濒危的青头潜鸭也在房山大石河现身,这种水鸟对环境要求极高,全球仅存500只。

  让秀美山水见绿又生金

  山窝窝里,很多村民祖祖辈辈以采矿为生。关矿复绿之后,他们又该如何维持生计?

  “矿山修复后,要进一步开发新产业,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局面,把矿山生态的修复变成一个开发式的治理。”绿色矿山推进委员会高级顾问关凤峻说。

  的确,只有培育出替代产业,矿山的生态修复才能有生命、可持续。最初几年,本市矿山修复主要聚焦的是地形地貌整治和植被恢复。而在2012年之后,矿山修复迈入了新阶段——综合修复,也就是将工程建设和当地的经济发展通盘考虑。

  2012年开始改造的房山史家营百瑞谷,就是最好的范例。去年5月,历时6年开展生态修复的百瑞谷景区揭开了面纱。这个百花山东麓的山谷里,有冰川、花海和一池碧水,城市喧嚣可在此涤荡殆尽。

  绣花一般的生态修复,大洞小洞遍体鳞伤的矿区变了样子。“矿山修复为我们开发百瑞谷景区创造了基础条件。”曹家坊村党支部书记张进宝说,过去大家是“卖煤炭”,现在是“卖风景”,这好山好水,就是山村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本钱。

  丰台的北宫国家森林公园也是在废弃矿山上建起来的。北宫属于大灰厂村,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产石灰、石板的地方,关矿之后,成了本市的贫困村。发展旅游让这里绝处逢生。

  为了带动当地经济,不少矿山修复项目在规划之初就要考虑产业发展。发展旅游的矿山,要预留卫生间、路灯、公共座椅。发展林果业的矿山,要因地制宜培育特色果品,如栗子、香椿、苹果等。

  在京东平谷,大金山千疮百孔,每个山洞都曾掏出黄金,也曾埋下矿工的血泪。2004年,国家对采金下了禁令,光秃秃的大金山经过生态修复,一点点绿了起来。

  走出巷道,扔下铁锨,矿工丁建良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他承包了118亩果树地,专心种起了平谷特色的佛见喜梨,那双粗糙大手从山里捧出的不再是砂石料,而是一筐筐水灵鲜香的果子。每到周末,都有市民赶来涉历青山,采摘鲜果,看中的正是这好生态。

  为矿山疗伤,让黑山染翠。十余年来京郊共有285个废弃矿山项目开展生态修复,总面积达6485公顷。

  绿水青山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金山银山,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巨大的经济发展优势,也把贫瘠的山区变得美丽、富足。

  链接

  本市矿山修复时间表

  世纪之初至今,本市共有842个固体矿山实行关停并转。

  截至目前,共开展了285个项目的治理,投入总资金17.86亿元,治理总面积6485.69公顷。卫星遥感和实地核查数据显示,还有废弃矿山或矿区236个,面积约1222.21公顷。

  1、2003-2011,共完成68个治理项目,总投资3.59亿元,治理矿区总面积1825.05公顷,为当地村民提供2万余人次用工机会。

  2、2012-2015,共完成55个治理项目,总投资4.57亿元,治理矿区总面积1650.28公顷,主要分布在房山、门头沟、密云、怀柔、平谷5区,为当地村民提供15万余人次用工机会,形成了房山百瑞谷等综合治理成果。

  3、2014-2018,共完成146个治理项目,总投资7.97亿元,治理矿区总面积2698.36公顷,植树196.6万株,主要分布在房山、门头沟、密云、怀柔、昌平、延庆、顺义、丰台、平谷9区。

  4、2019-2020,2019年计划完成300公顷修复治理任务,涉及房山、门头沟、丰台、顺义、密云、怀柔、延庆7个区、16个治理项目,治理资金约1.73亿元,总面积312公顷。2020年,将再完成200公顷修复任务。

 
标签: 矿山修复
版权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节能在线网"字样的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中国节能在线网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来源。同时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若不想被转载,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关注中国节能在线网,把握真实信息,传递热点资讯。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